>

像不像一场谈了十年的恋爱

- 编辑:彩世界1396j -

像不像一场谈了十年的恋爱

       我欠你一篇文章好久了
久到在5月14号前几天心里许诺发片之后要写完,或者说久到我从11已经到了21。
       他们说十年了,于是我向前倒推着,十年前那就是11岁,记忆早就空得模糊的年岁。
       6月3号的康熙我拖到今天才看,听到读书人说“记得他第一次来康熙的时候,我觉得这几年发生在台湾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们有一个周杰伦”。

       我又听起了《晴天》,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
       我的青春里,明明就找不到任何一处跟歌曲里描述一致的爱恋,却仍然热泪盈眶。我都记不清我为这首歌哭过多少次,只觉得熟悉的旋律一响起,青涩的回忆就被小心翼翼地拉扯过来。
       豆瓣上有一篇乐评曾深深地触动我,满满的关于周杰伦的回忆,还有自己的青春,生涩而美好。我找了很久,却再也没找到那篇文, 只记得文末写到,每一个杰迷,都应该去看一场杰伦的演唱会。
       我始终记得那句,每一个杰迷,都应该去看一场杰伦的演唱会。
       于是大二那场超时代演唱会,成为我表达青春最好的方式。我告诉当时最好的朋友,我回来一定会写一篇文留作纪念,但是却一直搁浅。
       同去的朋友并不是十年的杰迷,整场演唱会都在抱怨这糟糕的音响和并不算火热的气氛。我在一旁,非常不高兴,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早就容不下任何关于杰伦的非议。当他们说起杰伦的不是,好像那一笔就划在了我的青春里,我的青春是那么干净,容不下一粒沙子。
       演唱会的大屏幕上,放着杰伦十年的缩影,我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因为我好像看到十年前的自己,一张专辑,陪伴我一年的光阴。
       “诶,你喜欢听谁的歌?”同学问我。
       我愣了,我是那么土,我根本就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王力宏吧。”说出这样的答案只是想挂住面子。
      “哦,我喜欢周杰伦,你听过吗?”
       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搜寻关于周杰伦的一切。那时候,我还在小学。
       还在小学的我,是会听到,某某女生喜欢你哦,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内心却扑通乱跳的样子。那时候就开始听起了《简单爱》。
       我还不懂爱是什么样子,就听这个戴鸭舌帽的男生唱情歌。他的演绎是那么契合我的心理,爱,真的就是那么简单的样子。有雨伞,有单车,有牵手,有外婆家,有收纳在我简单世界里的任何东西。
       电视台里也开始放他的歌,一首《忍者》,我听了无数遍,这也算是歌吗?
       我甚至在炎热的夏季,整天整天地打游戏,买的盗版碟就在VCD机里放了一个假期,从来没有觉得厌烦。
      《台北the one演唱会》,也是买的盗版,直到多年以后,才明白the one的意义,周杰伦无愧周杰伦三个字,周杰伦,就是世界中心的那一个。
      后来我打着学英语的幌子,偷偷把卡带放进步步高里,一边听一边做作业。《叶惠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叶惠美》是我买的第一盘卡带,我花了正版的钱,却在音像店里带回了一盘盗版。但是它并不妨碍我不厌其烦地取出磁带,翻面又翻面。里面的每一首歌,都值得我那些担心被爸妈发现,却依旧躲在被窝里听到睡着的时光。
       我开始在周末,整天地放周杰伦的歌,连奶奶也开始知道这个名字。她对我说,天天都是周杰伦,但是他到底在唱什么,一点也不好听。
       可是她不知道,我早就陶醉在周杰伦的旋律里,我完全不在乎歌词是什么,我只知道周杰伦的旋律,只有周杰伦能给。
       于是从《JAY》到《七里香》,无论他唱得有多快,我都能背下每一首歌的每一个字。
       上课无聊的时候,我会随意想到一首歌,然后把歌词完完整整地写在书本的空白处,心里暗暗得意,即使周杰伦本人,也没有我记得明白。
       我还在房间里贴满了杰伦的海报,那时候对他是那么有好感。
       每年的七八月开始成为我的期待。因为我知道周杰伦会在那个时候出新专辑。还记得《七里香》发行的前一晚,我激动地睡不着,我觉得第二天一醒来,全世界都会因为周杰伦的新专辑而变得不同。而我那一天只想着《七里香》,那是我唯一一张周杰伦的正版CD。
       周杰伦也时常出现在我的课堂。语文老师都赞叹周杰伦的歌词,一首《东风破》,老师居然也止不住地赞叹。我试着写上一篇作文,引用着《发如雪》的怀旧情绪,老师便毫不吝啬地给出了A+。
       高中第二学期分班,我来到新的班级,我对全班同学说,我很喜欢周杰伦,麻烦喜欢周杰伦的同学举一下手。然后我看到了我的初恋,她安然地坐在那里,并没有举手。后来她成为我的女朋友,说起这件事,她笑着告诉我,你眼花了么,我明明举了手。
       同是那一段时间,等待好久的《十一月的肖邦》发布了,那天我最好的兄弟顾不得吃晚饭,飞速地跑到网吧去听了整张专辑。回来跟我说,《发如雪》太好听了,那个音乐网站点开就是这首歌。
       我只穿过一次情侣衫,因为那一年买了杰伦签名款的美特斯邦威T恤,穿到学校却看到前面走路的女生跟我穿同一款。
       周末看电视,习惯地看着各种音乐排行榜,本周最受欢迎的十首歌曲,周杰伦新专辑占了九首。我高兴地看着周杰伦跟周杰伦竞争,好像这个世界的音乐,唯有周杰伦而已。
       念到大学,我仍然爱听周杰伦,最喜欢唱的,还是周杰伦。我总是喜欢和别人合唱一首《黑色幽默》,一边唱,一边还跟志同道合的同学讨论着,周杰伦真是个天才,这种歌也只有他能写。
        我下载了周杰伦所有的MV,中学时代的我,觉得周杰伦的MV是无与伦比的,因为他的MV都有一个小故事。但是到了大学,我才知道 ,我从来没有认真看懂过每一个故事。
       隔壁宿舍的同学总爱来我寝室弹吉他,听他弹着《晴天》的前奏,我总是激动莫名。
       我在宿舍,塞好耳机,点开《叶惠美》的MV,我开始从新看每一个MV,纵然每一首歌,我都听了无数遍。然后我看到《晴天》,故事里的小黄花开始飘下来,久远的记忆好像一下子就回来了。我突然就想到我和初恋,看着夏季的秋千,连手也没牵过,心里却溢着满满的爱。

       这几年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们有一个周杰伦。
像不像一场谈了10年的恋爱,倾慕、喜欢、迷恋、倦怠、皱眉、厌烦、唤醒。
       8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我们没有小虎队、没有草蜢、没有michael jackson。只有这么一个男人似乎让你围着他转了这么多年,无论好坏,无论起伏,总忍不住去关注他的最新动向,习惯已经成了本能。

       春 第6570天的早晨 爱情 醒了
       夏 37.8℃ 狠狠地 相爱
       秋 3/4的 雨水 1/4的 我和你
       冬 灼热的名字 在23.1N 123.5E中 蒸发

       我还记得初一的时候拿着一张百元大钞跑去两条马路外的音像店买了《范特西》的卡带,那时的一百块还不是红色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拿大面额的钱自己去买东西。之后补全了《JAY》,再后来《八度空间》《叶惠美》《七里香》《十一月的肖邦》一盘盘卡带,甚至有了CD机我还是习惯他的专辑买卡带。春秋游即便笨重还是要带上他的几盘卡带和walkman偷偷塞进背包。
       两次八万人体育场的演唱会。
       去影院看了《头文字D》不够还买了VCD,看《不能说的秘密》n遍,看《大灌篮》。记得看《不能说的秘密》时,因为几个朋友时间都乔不合,一气之下我就自己一个人跑去影院看了,剧终散场还偷偷被感动的掉了几滴眼泪,我现在都还觉得最后那张有小雨和小伦的毕业照真美好!
       路过过我寝室的都知道,大一时衣橱门上贴的是他,二三年级时寝室门口贴的是他,直到后来的种种,越来越不让人上心的“新专辑”,越来越让人无语的电影电视剧,最终,直到寝室楼的穿堂风把门上的海报吹撕破,整个飞掉,我都无动于衷。
       当别人跟我提起他近况时我不感兴趣的摇头,数落着他的音乐,他的影视,他的发福,他的千篇一律的手势,他的嚣张,他的代言品牌,他的不务正业。开始越来越难在新歌歌词中让人找到惊鸿一瞥的惊艳。像是一场分手后的一方拼命地数落另一方。
       当《超人不会飞》首播发行时,我粗略的扫了眼歌词,听了遍首播版,再次轻蔑他的狂妄。可是后来某一次看着歌词认真听他所唱时,居然听的想哭。
       这是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一个人,这是你喜欢到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你狂喜欢他的一个人。
       看很多人的评论,原来大家都有一样的感受,没有彻头彻尾喜欢过周杰伦的人们,没有从他初露头角到红极一时到慢慢消褪的人,不能懂。
       这十年如果你没有跟他一起跑,那么即便是批判他,骂他,嫌弃他,你没资格。
       在你最红的泛滥几年,一面墙倒下压死的十个人八个喜欢周杰伦的年代,当每个人被问及喜欢的偶像是谁时,很多人会挤出小野丽莎,Norah Jones,hyde,linkin park,甚至那时候陈绮贞以及喜欢陈绮贞的人都还是正常的。可我会说出周杰伦的名字,为什么不?你红的泛滥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说你名字感觉掉分,我没有,你红的烂大街即便被人说跟风随大流我还是说你的名字,不喜欢了,即便曾经这么追过星,我还是跟家人朋友一起嫌弃那些败笔。
       那些多年前说喜欢他的人,你追捧的是他的名字,还是名气?

       《晴天》看了好多遍,才发现最后深深打动我的那几张照片。
        JAY , I LOVE U.

       十年。
       你身材变了、脾气变了、发型变了、收藏变了。
       十年。
       你自信没变、捂嘴没变、性格没变、甚至身边还是十年前的胖姐。
       我很惊讶,康熙take到的镜头助理还是胖姐,她也陪着周杰伦十年了,多少明星的助理可以做这么这么久,久到都被笑称“大头症助理”。
       如果胖姐不是胖姐,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十年是不是早就动心了,当康永玩笑说“那你们公司现在没人喜欢你咯?”回答“对啊,只剩一个助理了。”
       总觉得这期,蔡康永看周杰伦的眼神在频频点头,或许他看出来眼前这个男人的成熟,也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YY。当然,幼稚方面的他依然玩着幼稚的魔术。没有人不称赞这个人的义气,所以反过来所有的朋友在有事发生时无论好坏,都会全力相挺,这是做人牌子问题。我真不知道用“烂”字在他人品上的人是哪只眼看到什么了,甚至有些根本不在台湾,凭着几份八卦小报+自己的YY能力东拼西凑硬把自己凑成了福尔摩斯。千万不要让我看到你们事后诸葛亮。
       现在很多人攻击你,我也不像从前那样去争的面红耳赤,喜欢你的人说什么都还是喜欢你,讨厌你的人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这种争辩,毫无意义,何况是那些认都不认识的,不相关的人。

        大三的时候,我在被窝里听了一晚《晴天》,想起大一时喜欢过的女生,又悄悄流下泪来。我想我并不是那么爱她,我只是爱着那些青涩的岁月而已。

       这场十年的马拉松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再一轮或许不会像先前那样棱角分明,但我觉得很踏实。恩,就是踏实这个词。即便后来出现了无数新名字,看了无数演唱会,这个人就是与众不同。你不能否认他是个不可思议的出现,那些成绩摆在那抹不掉。
       有一辈人会带自己丈夫孩子去听张学友的“她来看我的演唱会”,我想我有机会会带自己的丈夫孩子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在他还挥着双节棍唱歌,我会指给他看,“喏,台上那个叔叔你妈妈喜欢很久了。”我想,会比孩子他爸还久。

        大四也快要结束了,我突然想找上一些跟我一样青春里有过杰伦的同学一起去唱一场只有周杰伦的KTV。

       原本我想把文章放在自己最喜欢的一张专辑页面里,毕竟这是给自己的一个交代,不算是一篇严格的乐评,这么多年竟然没给你写过什么东西。但现在想来,没有比《跨时代》这一页更好的位置了,不是因为喜好,是意义。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杰迷,我甚至没有几张杰伦的正版CD。但是他仍然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歌手,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他。我会把回忆一张一张买回来,因为杰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歌手那么简单。
        感谢在我的青春里,出现过一个那样美好的周杰伦。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像不像一场谈了十年的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