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敢的心》:看美国版“陈胜吴广”反抗暴政

- 编辑:彩世界1396j -

《勇敢的心》:看美国版“陈胜吴广”反抗暴政

华莱士走上起义这条道路其实是相对被迫的,一半属于被逼上梁山的类型,另一半则属于荷尔蒙冲动分泌的结果,华莱士自小父亲作为起义者就被专制的铡刀给屠杀了,而小华莱士只能跟随自己的叔叔跑路,然后就是很自然的长大成人学会本事的成长史。长大成人学成归来

又是梅尔吉布森,又是历史上的英雄人物。
上回是苏格兰民族起义。这回是美国的独立战争。
上回是华莱士丧妻后起义。这回是本杰明丧子后反抗。
上回是苏格兰的游牧民族,这回是没正式训练过的民兵。
上回靠着自己的智慧屡破英格兰大军。这回依然“鬼”一般直取红衫军。
同一个梅尔吉布森,演绎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英雄,却这么相似的诠释一个主题——自由。
华莱士的结局是惨淡的,而本杰明则幸运得多,他失去了2个大儿子,但能换来战争的胜利,和不久后的华盛顿解放美国。
本杰明不必像华莱士那样面对刽子手,不用在断头台上呼喊。但他心中也会有这样的回音。
“freeeeeeeeeedoooooooooooooom~~~~~~”
他们都是爱国者,他们都拥有坚强的心。

有个段子大意如是说,某个部落首领为号召部落男儿奋起反抗侵略,于是乎发起了一段极具震撼力的演说,但归根结底最具效果的一句无外乎,他们抢了我们的土地和女人,我们能眼睁睁接受这种阉割吗? 《勇敢的心》无疑是一部极为成功的作品,当然这种成功主要指在商业票房与口碑奖项这一块,梅尔吉布森无疑是那种具有强大票房号召力的影星,尤其之于美式主旋律影片,这个可以参见那部《爱国者》,由此可看出并非只有中国这旮旯才盛行这种精神鸦片,全世界都喜好吸食这一口,只是形式略微有点区别而已。 对于那段波澜壮阔的峥嵘历史下的英雄人物威廉华莱士,本人是一直持一种瞻仰的态度,因为对死者的敬畏,因为对英雄的仰慕,因为对历史的喟叹,因为这是一种正常的条件反射。 不过对于《勇敢的心》中梅尔吉布森刻画的这位苏格兰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反抗英雄,也许是我的欣赏水准太不主旋律了,抑或是挑刺的怪诞心理作祟,总是会从中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些个人认为的不满之处予以调侃,以其达到一种与主流相对的精神意淫快感。 儿时对于英雄人物的了解大抵来自黑白电视中播放的那些革命题材影片,而高大全的形象主宰了我们当时的认知,不过可能是物极必反的原因,等到自个开始独立思考时总是惯性的叛逆反方向思维,因为并不相信那些完人般的英雄存在,一如当初村中德高望重的某某村长总是大义凛然的自吹自擂,结果不久之后就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败露而声名狼藉。 片中的华莱士是一位身世乖舛的无产阶级代表,他最终代表饱受英格兰欺压的苏格兰人民站起来起义,这是多么伟大光荣的历史使命,然而英雄也并非一出生就愿意走上革命的道路,因为某种意义上革命之路于个人而言其实是一条不归路,牺牲小我的可能性远远大过能够最终完成大我的可能性,一般很少有人会在还有退路的情况下坚定地去踏上这一条百折不回的征程。 既然如此那么在刻划华莱士这个人物时就应该更加人性化一点,如此才足够真实,然而梅尔吉布森塑造的男主人公却用一句荡气回肠的freedom引爆了无数观影者的泪腺,包括那时的我也确实眼眶没来由的有点湿润,只能大叫一句这室内哪来的沙子,那谁谁谁帮我吹一下?好吧,这部片子确实拍得很具有艺术感染力,而我也深知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只是我可能天生就是个批判者,再加上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所以下次注意室内勿刮沙尘暴了。 华莱士走上起义这条道路其实是相对被迫的,一半属于被逼上梁山的类型,另一半则属于荷尔蒙冲动分泌的结果,华莱士自小父亲作为起义者就被专制的铡刀给屠杀了,而小华莱士只能跟随自己的叔叔跑路,然后就是很自然的长大成人学会本事的成长史。长大成人学成归来的华莱士将肩负起宿命的复仇者角色?不不不,无浪漫不电影,无爱情不好莱坞,这是商业电影的惯例,即便还打着艺术的幌子粉饰太平,但骨子里的东西并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华莱士希望拥有一座房子,然后就是面朝原野草长莺飞的田园生活?因为他有了一位美丽的女人作为人生伴侣,他可以提前过N年之后中国某位失意诗人海子希望过的某种生活。不过这并不是爱情童话片,那么根据推动剧情必折磨男主角身心的定律,那么他的女人很不幸夭折,而且是在让他享受到男女之间灵与肉神圣交流之后,残忍的歌喉激发了华莱士内心最原始的反抗欲,他的女人没有被抢走,但是却被杀害了,他能够坐以待阉割?当然不能,于是起义吧! 我本来是把华莱士的英雄形象等同于太史公司马迁名篇《陈涉世家》中的陈胜吴广,但是同样是被压迫起义,陈胜吴广在保全自身的同时其旗号还是社稷天下,而片中的华莱士是我的女人挂了,那么老子就要去挂了你们。怎么看怎么像属于沉浸在爱河当中的热血青年痛失爱侣之后,毅然决然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当然这可能是东西方文化的区别,而我潜意识里深受中国传统观念的毒害? 国人喜欢把起义的名头尽量高大神圣化,而西方则以为为了女人而起义同样天经地义,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了,那么何谈保家卫国。就像英格兰贵族对于获取初夜权的贪婪一般,这恰恰是最能够够激发反抗一面的因素,因为那一幕展现英格兰贵族残暴统治的表现是,一位苏格兰少女为了保护自己的男人而甘愿献身英格兰贵族,这对于男权思想依然横行的世界,如此境遇除了反抗还能作何抉择? 之后的剧情尽管充满了压迫与反抗的制衡与冲突,而英雄华莱士并未能够取得这场盛大革命的最终胜利,但是他成功在法国公主伊莎贝拉的腹中埋下了他的种子,而那个孩子的问世必将让这场革命的胜利天平转换,即使只是个人主体上的,而并非宏观民族意义上的胜利,但爱德华临终前知道的真相难道还不足以含恨九泉?虽然比较恶趣味的认知。 无意把这部伟大的片子曲解成这样,是对于主旋律的调侃?只能说权当恶趣味的一次戏谑,因为对于片中那悠扬的风笛声还是颇为钟爱。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勇敢的心》:看美国版“陈胜吴广”反抗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