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课间时间布置作业,发现后排学生不对劲,

- 编辑:彩世界1396j -

老师课间时间布置作业,发现后排学生不对劲,

宠物在最近几年很受大家欢迎,人们逐渐地都养起宠物来,虽然宠物的种类有很多,但被选择的最多的依旧是猫咪和狗狗,毕竟它们与人类共同生活的时间很悠久了,不过随着人们脑洞越来越大,宠物们都快被宠主给玩坏了,近日,一老师在课间布置作业时,发现后排有位学生不太对劲,结果走近一看直接傻眼,老师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呢?跟着小编一起来瞅瞅吧。

  义守学习在课堂之外

图片 1

  文/俞洁瑚 (本文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专业大四学生,2009年3-6月在台湾义守大学做交换生)

这位老师说,当时临近放长假,所以自己就不想再课堂上耽误大家时间,于是便在课间休息时给同学们说下作业,然后无意中看见坐在后面的一个学生有些奇怪,随即走上前仔细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穿着校服的狗,老师当场觉得又气又好笑。

  安定是温柔的自杀方式,会让你忘掉梦想,忘掉奋斗,忘掉这个世界,慢慢地安乐死。也许我的观点太过偏激,但至少,我觉得人是一定要出去闯荡的。尽管外面的世界不一定会比你现在所处的环境险恶,但旅途的收获和文化的冲突会让你的思维方式焕然一新,就好像我到台湾的交换生生活,开阔了我的视野也带来了精神上的收获。

图片 2

图片 3台湾义守大学灯会

也不知到底是哪位奇葩同学做出这种事情,带着狗子来学校也就罢了,竟还让它假扮上课的自己,这情况肯定要被请家长的,但是话说回来,穿着校服的狗狗无论从坐姿还是表情来看,都是满脸的不情愿,一副“我不想上学”的哀怨样儿。

  先来谈谈在校园内的收获吧!台湾很多的大学教师,都有很深厚的学术背景,在这一点上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例如我的《文明发展史》教授,他是1949年前从大陆来到台湾的,在传统诗书礼仪教育下长大,之后又游历欧美,更为他的学识增色不少。课堂上,这位老教授,常常很轻易地就能把艰深的课业知识深入浅出地教给我们。他却毫不迂腐,在课堂上鼓励同学们各抒己见。

图片 4

  在台湾老师的课堂上,他们最重视的不是自己教授的书本知识,到底让学生们吸收了多少,而是重在培养学生的实践操作能力。我选修了一门《跨文化传播》,这门课的理论性极强,但老师们布置的作业却都是以实践操作为主,比如做“台湾向前行”的专题企划书等等。

当狗狗回过神来的时候,盯着面前的老师愣了一会儿后,像是明白过来自己暴露了似的,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眼神瞅着老师,似乎在表达:“老师你听我解释,以此欺骗你并不是我的本愿,只是因为主人有命令,我不得不从啊,所以可以放小的一马吗?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与此同时,它还把狗爪爪搭在窗户边,这是要准备随时潜逃的节奏么?一枚阳光美少女小编敬上。

  台湾的教育也很重视Team Work和Cooperation的能力,所以当面对这些实践性很强的作业时,我也可以依托自己所在小组,和同学们讨论一起完成作业。这样的形式,也许在国际上已经­很流行了,但却是我以前在内地学校没有真实运用过的。

看到这只身份败露的狗狗做出的反应,是不是很像学生时代被老师发现课堂不规矩后的我们呢?

  还有图书馆,简直称得上是义守大学一宝,这里不仅有近乎完美的硬件设施,还有种类丰富的图书。我在里面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北京的图书馆里都没有的吴霭仪的书,还有另外一本我心仪已久的《跨文化传播教程》,在义守大学的图书馆里不仅有英文原­版,还有台湾译本也被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架上。只是,图书馆里人来人往,却很少有台湾本地学生,偶尔碰到几个也是来借漫»­书的。我真是在心里感叹,他们浪费了如此之好的教学资源。

【免责声明: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作者删除!】

  ·我的台湾印象·

  失去公信力的“新闻娱乐”

  我的专业是传播学,因此在台湾的时候,一直很留意台湾的新闻媒介环境。

  对于台湾的新闻界,那是怎一个“自由”了得。从马英九到普通民众,都是新闻调侃的对象。“自由”这两个字,曾经是多少新闻业界人士的追求,但在台湾,我看到的却是新闻自由泛滥下的品质缺失。

  大众传播学大师——À­扎斯菲尔德指出过,一个大众传播的负面因素,就是它会降低大众的审美情趣。在台湾自由的舆论氛围下,我见识到的是全民娱乐化的新闻界,迎合着低俗的流行文化。我认为,见识一个记者真正功力的,是如何引起公众的思考,也就是新闻的严肃性。当自由泛滥到严肃性的缺失,新闻的公信力也就大大地下降了。

  坐着轮椅去舞会的政大男生

  文/刘越 (本文作者为中山大学外交系大四学生,2010年9月-2011年1月在台湾政治大学做交换生)

  在台湾做交换生的5个月,相对于漫漫人生而言只是时间长河里的沧海一粟,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热爱,再从热爱到眷恋¡­¡­我对祖国宝岛的感情,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微妙的提升。

图片 5公立台湾政治大学

  5个月的时间,我不敢说对台湾的一切都已了然,但至少我已¾­从政治大学的人文精神里窥见了今日台湾的风貌,也捡回了一些我们应该拥有却已¾­失去的态度。

  穿着一身华丽的礼服,在大舞台上、镁光灯下展现舞姿,是很多男孩女孩的梦想。2010年平安夜,政治大学外交系按惯例举行舞会,我身着织锦旗袍,头戴惹眼的花朵,去赴那一场青春的梦想。

  镁光灯照耀下的中山纪念堂,我看到了旋动的舞姿、神奇的魔术、五彩的鸡尾酒,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和一把熟悉的轮椅——那是我¾­常在庄敬宿舍大门口遇到的男生,不知道是什么Ô­因,他无法站立。但他和参加舞会的别的男生几乎没有丝毫差异:身着西装,打着领结,工工整整,仪表堂堂。即使不能在舞池里转动,这场青春舞会,他也没有缺席。

  但显然,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就像每次在宿舍大门口,他都不用担心进不去,因为只要遇上他的人都会为他推开笨重的铁门,并让他先行。“谢谢”、“不用”,简单的对话,每天都在这个男生身上重复。

  舞池里,他专注地看着、开心地笑着,不能全身却也全心地参与其中。认识他的人上前与他打招呼,不认识的人也在目光相遇时对他礼貌微笑,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其实,来台不到3天,我就在政治大学的财务处看到了坐着轮椅的工作人员:神情泰然、操作利落,除了她坐着轮椅,与其他的工作人员没有丝毫差异。

  第一次见到,我心里不由得一惊。平等——这是当时头脑里第一时间闪过的词。为残疾人在公共场所铺设专门的设施,关怀残疾人,这一点大陆台湾都做得很好。只是真正见识到这样地对残疾人平等与尊重,我还是第一次。

  那次我问同行的台湾本地同学文瑾:“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残障人士到公共场所活动呢?”文瑾的回答是:“这是他们的权利啊,为什么不呢?”

  当我在政治大学的舞会上见识了这一幕,忽然觉得“为什么他们愿意出来”这个问题有了更好的回答——你们的尊重,我们的自信!

  ·我的台湾印象·

  大学之门向狗敞开

  有一次看新闻,有一则新闻说台北有人专门猎杀野狗卖钱,甚至还有“外送”服务。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大幅报道,镜头前那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士声泪俱下,为无辜被杀的狗狗喊冤,更是呼吁政府制裁狗肉店。我再一次被震撼了——震撼于人们的眼泪和媒体的关注度。

  从各个方面,我都可以感受到,台湾人对于动物那种真切的保护和发自内心的关爱,这些不仅仅体现在标语口号和眼泪上,还有实际的行动。

  政治大学里有很多狗,它们成群结队地在图书馆和商学院门口出没,浩浩荡荡的声势让我不敢一个人行走:我很怕狗。日子久了我却发现,这里的狗狗特别乖,悄悄地从你身旁¾­过,从来不会朝着人吼叫。衬得我之前的担心,有些多余。

  听政大的同学们说,这些狗其实都是野狗。“那它们每天吃什么呢?”我问。“许多有爱心的同学和老师会来喂养它们,脖子上有项圈的是已经­被人认领的。”因为有了有爱心的人的照顾,所以这些狗就把政大当成了它们的“家”,不再离开了。

  狗狗成了政大所有人的宠物,也成了政大的“形象代言”,就连校友会卖的明信片上,也总是有一只大黄狗的照片。

  冬天的时候,我有一次在中正图书馆看书。一本看完,抬头,猛然发现右侧吧台下面,一只小黄狗好好地躺着,眼睛微闭,安安静静,惹人怜爱。它常常溜进图书馆避寒,我有印象。当我准备出去的时候,它似乎察觉到了动静,一下子翻­身站起来,乖乖地跟着我。我知道它是想出去了,于是把门打开,让它先走,我随后。这个流程顺理成章,因为我曾¾­看到有人打开门请狗狗进馆。

  人明白狗,狗也明白人。在政大,没有怕狗的人,也没有怕人的狗。生灵平等,万物相敬,彼此和谐共处。

  期末和同学们聚会,我问:“为什么台湾的狗很少吵闹,而且不卑不亢呢?”有位学长说:“因为人对狗好,尊重它们,所以狗把人当成了朋友。”

  事实的确如此,我心里不禁感慨:原来狗的态度取决于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老师课间时间布置作业,发现后排学生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