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不是切格瓦拉,更不是孙中山,所以,洗洗

- 编辑:彩世界1396j -

我们不是切格瓦拉,更不是孙中山,所以,洗洗

题目前半部分盗用我一哥们的报道题目,略加修改完成,在此致谢。
前几天看了下以前写的文章,发现差不多都是正儿八经的,朋友说略有些装逼,我说我这么正经一妞儿怎么能不写正儿八经的东西呢,人家不屑地一翻白眼,告诉我会有遭雷劈的可能。好吧,我承认我害怕了,虽然本人青春已被透支殆尽,但作为“非电大”的学生对雷击还是没什么抵抗能力,那咱就不装了。尽管私以为在下装逼还是比较有市场,还曾经凭借一些故作柔情、理性的文章吸引了一群不明真相的怀春少女,后来我就想了,作为一女的你吸引女的有什么用途,我想也是,虽然双子座属性别不明的星座,但在下还是对自己没有的更感兴趣一点,暂时,我还是喜欢男人滴。
貌似扯远了点。
话说《十月围城》在我的硬盘里面躺很久了,看它的经历有点纠结。其名声在外的时候,一度很想去影院观赏,无奈囊中羞涩,只好作罢。上月在同学的硬盘里拖来了个无字幕版,不懂粤语的我看的很是抑郁,于是又重下了一次。
    日前,终于把这部大片观完,本来不太想写什么没内涵的评论,抱着闲逛的态度去豆瓣围观时,却被一片黑压压的4星5星刺痛了双眼,难道是本人的艺术涵养太低?我无从知晓,本着自曝的原则,遂决定把有些话一吐为快。
    首先,我认为这真的不是一部你需要沐浴更衣后观看的影片,这不是什么经典,神作。无论从剧情还是整体观感上来说,它只是部用心制作+演员演技不俗的普通电影而已,绝对称不上什么大片。我这个观点和一位豆友一致,那就是给出高分的很多人应该是在这部大片上映时去看的,肯定不是像我这样亵渎经典一族,人家应该都是在影院观看的,那段时间国产片烂片云集,什么花木兰、什么刺陵……被一堆烂片浪费了钞票,恶心了胃,突然冒出一部方方面面都还可以的片子,自然会惊为天人。说到这我想起前几天看老罗的《我的奋斗》,里面曾经叙述了他应聘新东方教师时试讲的经历,他之所以在第二次试讲得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高分,就是因为在他之前有位紧张的要死的应聘者进行了一次很不成功的试讲。正如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中高喊“美女”的那个镜头,所谓美女往往都是比较出来的,比较才能出真知。
其次,好吧,我承认,我对孙中山没什么好感,虽然这位仁兄在海峡两岸都有着很好的口碑。也许我是被许知远的《醒来》给毒害了的,对这位“不作为”的“理想主义”流亡者实在提不起多大的精神。行了,八卦到此为止,为了避免被浑身缠满敏感带的TG跨省,我还是不谈政治人物,咱们单说这部戏里面的孙中山。话说张涵予饰演的孙中山比学友哥演的老杨戏份多点,老杨是在台上说了几句民主后就被悲惨的枪杀了,这个故事说明了无论古往今来,“德先生”都是个敏感词,如在公共场合大肆宣扬,都可能会遭遇相似的不幸。以上是些题外话。再说孙文,与老杨一样,在本剧中,他的戏份主要就是动作和一些台词。其中开场孙中山下船的镜头里,强大的逆光让孙中山化为一个被光芒包围着的剪影,宛如天神下凡。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在地下室制定计划的镜头。外面人为了他要死要活,哥们一直很蛋定,然后轻飘飘地说出一句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痛苦,就叫做革命。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他像是用这一句话为自己平反,因为我是孙中山,所以我值得你们为我牺牲。甚至这句话大大地淡化了他在片尾流泪镜头的悲剧效果,其性质宛如鳄鱼的眼泪。
最后,又拿所谓民族大义,爱国热情说事。记得前几天看和菜头写的有关《叶问2》的影评,发现自己被导演欺骗了很多年。为了使影片引起共鸣,导演习惯刻意地在电影中移植所谓的国仇家恨,民族情结。让我们恨透了反角,爱透了主角,看着恶人终得报,就欢呼雀跃,看到好人死光光就痛哭流涕。很不幸,此片是第二种,电影先刻意的描绘那些可爱的上层或是底层人物,无论是报社社长、商人、戏班班主、留学生、车夫还是小贩,他们都是很简单很单纯的人,他们有人有理想,有人为重要的人两肋插刀。但是让我闹不清楚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孙中山是什么人,就去保护他了。就像是一群人,本来都有自己的事儿做,结果孙中山来了。有些人就开始找人,大家又都喜欢扎堆,于是就莫名其妙都跑去了,然后就都翘辫子了,然后孙中山戴上帽子走了。
我知道我这篇影评一出,应该会招致板砖不绝,一些从小熟读历史的小朋友们又要教育我忘本啦,没有革命哪来新中国啊,辛亥革命是伟大的啊,他推翻了帝制啊点点点。我能理解,我们的课本中一直是这么写的。袁腾飞哥刚刚悲剧不久,咱们历史课本的权威不容挑战。十月围城很高尚,很悲壮,也很和谐,就像黄子华在颁奖典礼上说的,光这名字就获奖,因为它不是六月,它是十月。
我只想说,其实我们不高尚,中国人总是被一种刻意的崇高给绑架的很深,虽然我们都希望我们身处的社会能够更加完美一些,但我认为,我的这种希望是建立在我自私的基础上的,只有每个人都自私,我们集体才能更加美好。从来都不要刻意地去为自己制造英雄,因为管理和统治是应该为了每个人的利益创立的,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少数人,也从来没有人值得你去为他牺牲,除了我们的亲人。我承认在张学友对学生说,会有看到民主中国的那一天时,我也曾心中一颤,就像是看到我梦见的那多色彩明艳的花朵。
因为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未曾嗅到她的迷人的芬芳。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们不是切格瓦拉,更不是孙中山,所以,洗洗